立德、立功、立言 “贵族”刘玉村的管理哲学(1)

    11-11更新人看过

      一家医院的文化与管理者的性格和视角总会存在微妙的关系。在5月23日健康界和北京协和医学院联合主办的“发现最佳医疗管理实践——21世纪医院院长峰会·2014”上,被业界称为“有贵族气质”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(以下简称“北大医院”)院长刘玉村妙语连珠,为众人娓娓道来他的医院管理哲学

      那是我挚爱的北大医院

      “我受命于北大医院的关键时期”,北大医院院长刘玉村坦言。2006年6月,正当刘玉村在北大医学部的工作蒸蒸日上时,却主动请缨回到北大医院担任院长。他的这种选择让很多人不解。因为这一年,身处京城中心深处的北大医院正处于深深的低谷之中,人口、交通、地域、空间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不同限制,然而其他医院都在快速发展。

      处在皇城保护区,交通不便利,所有建筑高度不能超过9米,不可能像兄弟医院那样,一个楼盖十几层。空间问题是北大医院必须首先考虑的事情。没空间,医院规模就上不去;没规模,效益就上不去;没效益,医生心气就上不去。这一串问题让刚刚接手北大医院的刘玉村操碎了心。

      与此同时,北大医院的人才也是青黄不接。作为中国首家公立医院,北大医院曾经辉煌一时。但是,随着上世纪80年代一批老专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新的学科带头人还未建立起在学术圈的声誉,它的光环逐渐褪去。

     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,让北大医院进入了历史以来的低谷,面临着不被外界看好的尴尬。

      “但我是这所医院成长起来的,我对医院有着不一般的感情。在那种情况下,我自信能将这辆下行的火车推到上行的轨道上来。”刘玉村说。

      然而,要让一只迷失方向的船调头是件相当费力的事,更不用说当时各种关系和环境是如此的复杂了。

      “每天来看病的司局长级别的干部就有一百多人。这些干部,这些知识分子,他们和周围的人交流的时候,如何来评价医院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。”刘玉村说,“所以我刚接受我自己挚爱的北大医院的时候,医院处在一个非常纠结,非常让我们自己和社会不满意的一个阶段。但我别无选择,只能讲文化,讲核心价值观。干了八年的院长,讲了八年的价值观,现在终于被认可,包括每一个后勤的职工都会说医院的价值观——厚道。”

      我们崇尚厚德尚道

      中国改革开放30年,我们的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,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,但是我们的软实力,是不是跟经济水平同步提升了呢?刘玉村有自己的看法。现在医疗卫生行业里边也出现了很多不正常的现象,该怎么办呢?如果我们业内的这些领导者们,尤其是一些大医院的院长天天谈具体环节,天天谈经济的话,就失去了我们这个行业的道德制高点。一个行业,如果不能提到道德的高度来讲的话,是很危险的,也走不长远。

      为了让北大医院这座百年医院重获辉煌,医院一点一滴地改造了妇儿楼、科研楼,新建了门诊楼、院士保健楼,即将改造旧门诊楼,还有即将开工的大兴院区工程。因为空间有限,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地拓展医院空间。

      但这些并不是刘玉村的重点。时值各大医院门诊量快速提高,大多数的医院都在比拼经济效益、员工奖金时,刘玉村却为医院确立了“先文化后经济”,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的发展战略,这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    “医院里思想那么不统一,这个时候抓经济,很容易出问题。咱们中国的医院,包括国际上的医院,挣钱还不容易吗?笔下生金太容易,但是得不偿失。”刘玉村说,“所以我强调要抓文化,对此坚定不移。有人不理解,我说按我确定的路线走,先文化,后经济,只要把文化做好了,你们放心,经济一定会上来的,不会比别人差。”